肇慶青山埋忠骨 馬革裹尸留英名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1942年,國民革命軍陸軍第六十四軍奉命在七星巖北麓的犀牛崗興建抗日烈士陵園,以安葬在蘭封會戰、武漢會戰、桂南會戰和其它抗日戰場上為國捐軀的將士遺骸。

導讀:四月的七星巖景區,風景旖旎,春色爛漫,游人如織,與之形成對比的是,景區東門入口處北面的山坡上,綠樹成蔭,落葉鋪滿不長的水泥山道,荒廢多年的星巖賓館孤獨的矗立于此、乏人問津。很多肇慶本地人都不知道這里有著一段被塵封已久的歷史,“粵軍、六十四軍、桂南戰役、抗擊日寇、浩氣長存、紀念碑”正是這段歷史的關鍵詞。1942年,國民革命軍陸軍第六十四軍奉命在七星巖北麓的犀牛崗興建抗日烈士陵園,以安葬在蘭封會戰、武漢會戰、桂南會戰和其它抗日戰場上為國捐軀的將士遺骸。六十四軍墳場在上世紀五十年代被毀,多少故事,歲月鉤沉!公元2014年,肇慶淪陷70周年;公元2015年,抗戰勝利70周年,在這樣一個日子,我們的記者編輯嘗試著帶您回顧這段往事。那一段保家衛國的歷史仍值得我們去追憶。

市民陳賢棠向記者描述當時紀念碑所在地的情況。-記者-涂曉峰-攝

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回顧國民革命軍六十四軍抗戰歷程

國民革命軍六十四軍是粵系部隊,淵源于陳濟棠治粵時期的李漢魂獨立第三師,后被改編為粵軍第二軍第六師。1936年陳濟棠下野,繼掌廣東軍政的余漢謀改編粵系軍隊,李漢魂任一五五師師長??谷諔馉幦姹l后,李漢魂一五五師與鄧龍光一五六師合編為第六十四軍,由李漢魂出任軍長。該部兵員基本上由粵西地區子弟組成,亦有不少肇慶人。

1938年5月,該軍由廣東開赴河南,參加了蘭封會戰。同年6月,該軍奉命調往武漢,參加了武漢會戰。

1938年10月21日,日寇攻陷廣州,接著又占領三水,肇慶遂成為西江抗日前線。1939年2月,負責兩廣軍事的第四戰區司令長官張發奎命令第六十四軍駐防西江,軍部設在七星巖雙源洞。1939年底,國民革命軍陸軍六十四軍開赴三水,阻擊沿北江來的援敵,減輕由余漢謀(時任第四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十二集團軍總司令)指揮的第十二集團軍六十二、六十三軍在清遠、英德之線的正面壓力,為粵北大捷奠定了基礎。

1940年1月,六十四軍前往廣西參加桂南會戰。六十四軍沿西江上梧州,經桂平到貴縣(今貴港市)、賓陽、武宜一帶投入戰斗。桂南之役,六十四軍打得漂亮,但付出的代價也巨大,部隊傷亡過半,營級以上的指揮官陣亡不少。

1940年9月,第六十四軍回防,軍部仍在七星巖雙源洞。經過短暫的休整,再度開赴廣西戰場。1940年10月,第四戰區第十六集團軍、第三十五集團軍共六個師乘勢發起反攻,先后收復龍州、南寧等地,并于11月30日收復鎮南關,將日軍全部驅逐出廣西。

1941年8月,日寇從三水向西推進,第六十四軍在馬房、青岐一帶奮起還擊,把來勢洶洶的日寇擊退。1942年2月,第六十四軍在馬房一帶再次與來自廣州、三水的日寇進行殊死搏斗。此次戰斗雙方傷亡慘重,日寇不得不撤退。

1945年9月9日,六十四軍奉命到湛江受降。1948年,六十四軍被全殲于淮海戰役。翌年,余漢謀在廣東重建六十四軍,不久撤往臺灣。

據國民革命軍六十四軍抗戰一老兵回憶,他所在的155師原先都是講粵語的,經過多次惡戰下來,部隊補充了不少外省官兵,于是全部都改說國語了。

青山埋忠骨,魂歸犀牛崗

再現昔日犀牛崗抗日烈士陵園

民國三十年(1942年),國民革命軍陸軍第六十四軍奉命在犀牛崗興建抗日烈士陵園,以安葬在蘭封會戰、武漢會戰、桂南會戰、馬房阻擊戰和其它抗日戰場上捐軀的第六十四軍將士遺骸。

市民陳賢棠先生酷愛探尋抗戰歷史,他本人既是抗戰軍人后代,也曾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每年的清明,他和朋友們都會自發來到犀牛崗前祭奠抗戰烈士。他向記者介紹,當時的國民革命軍六十四軍軍墳場的主要分為三部分:牌坊、紀念碑、墓地。

犀牛崗腳建有一條寬約3米的臺階,可以直達崗頂。半山腰建有一座牌坊,坊額鐫刻第六十四軍軍長陳公俠題寫的“流芳百世”四個大字。離崗頂不遠處亦建有一座牌坊,坊額鐫刻國民政府主席林森題寫的“浩氣長存”四個大字,兩根大柱鐫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蔣介石)題寫的一副楹聯。聯曰:以丹心存令節,以碧血存令名,不愧七尺昂藏,頂天立地;為國家盡大忠,為民族盡大孝,贏得千秋景仰,繼往開來。

紀念碑分基座和碑身兩部分?;?,呈正方形,四個側面中部砌有三級階梯供游人上下,碑身用鋼筋水泥砂石制成,四個側面中間均鑲入白色云石,碑的正面刻看“陸軍第六十四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一行大字。落款是“陸軍第三十五集團軍總司令鄧龍光拜題”。    

墓地在犀牛崗東邊山坳,現星巖賓館小樓后面。蘭封、武漢、桂南會戰、馬房阻擊戰等戰事中為國捐軀的第六十四軍將士,其尸體、骨骸及骨灰,除無法運走的外,幾乎全部運來犀牛崗。據《肇慶文史》記載:紀念碑右方約三十米處,是三十五集團軍總司令部少將參謀長黃飛軍的半圓形水泥墓,旁邊還有在粵北、桂南戰役中陣亡的一五六師、一五五師少校營長唐錦勝、關達璋的土墳,周圍的山坡滿布大大小小的戰士墳塋。“這里綠樹成蔭,居高臨下,把烈士的骨灰或遺骸埋葬在這里,使烈士魂歸廣東,得以慰藉。”陳賢棠感嘆道。

據肇慶史料記載,墳場建成后,召開追悼會。鄧龍光親自主祭,六十四軍駐西江全體官兵參加。當地政界要人如專員李磊夫、高要縣縣長張虞韶等也在場。

追憶軍墳場,何處祭忠魂

勿忘那些在抗日戰爭中為國捐軀的英雄

1943年出生的市民黎仕峰先生就曾目睹過六十四軍軍墳場全貌。年少時曾在墳場里撿過柴的他,現在還清楚記得墓碑上的文字 ,“離碑大約20多米便有一排排的墳墓,大約五六十座。”由于年代久遠,黎仕峰只記得軍墳場還有一些名人的題詞,具體是什么他已經說不上來了。至于軍墳場的命運走向,黎仕峰則記得很清楚,“1958年,新成立的星湖人民公社將國民革命軍六十四軍墳場全部搗毀,隨后,在墳場原址建起了工農業展覽館,后又改為星巖賓館。” 

2012年,市政協委員何金培先生提出題為《關于恢復重建“陸軍第六十四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的建議》的提案。他認為,國民革命軍陸軍第六十四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作為中華民族精神的文物遺址,應受到全社會的重視和保護,這也符合“弘揚愛國主義教育陣地,貫徹中共十七屆六中全會關于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精神。”

而他沒有寫進提案里的是,“如果星湖有這么一座抗戰中軍一級的紀念園,將會成為富有紀念價值的歷史遺跡,能夠讓星湖景區更加有名氣。”然而,市民政部門最終以“暫不適宜”回復了他的提案。

近日,與何金培素未謀面的陳賢棠告訴記者,在二十年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生涯中,他也幾次在會議討論期間大膽提出這個想法,并得到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贊同。“2005年胡錦濤總書記代表黨和國家高度肯定了這些民族英雄的地位作用,更何況建立在烈士墓上的星巖賓館也已經倒閉并荒蕪多年!”陳賢棠說。他還曾經兩次動筆寫了關于籌備修復這個抗戰烈士陵園的提案,但當時掌握的資料不齊全,遂作罷。今年3月份,參觀了南岳衡山忠烈祠的陳賢棠感嘆道,如果肇慶有這樣一座烈士陵園,那么這段抗戰歷史也將為普通市民熟知。從1995年起,陳賢棠每年都會在清明節期間前往犀牛崗祭拜這群埋骨青山的民族英雄,“在民族危亡的關頭,這些對國家赤膽忠心的平民子弟選擇了馬革裹尸。他們生做人杰,死為鬼雄,永遠是后輩肅然起敬的做人楷模。” 陳賢棠還動情地告訴我們,“近些年,每年都有一些知情人前來祭拜,既是感恩,也是懷念那些為國捐軀的英魂。(我們)應該傳承民族大義和民族傳統道德;發揚愛國主義、英雄主義的精神。”用一個標準的軍禮祭奠70多年前為國捐軀的將士,就這樣一個簡單而莊重的致敬動作,陳賢棠至今已經堅持了19年。

記者手記

一段歷史,了解的人少了,漸漸不為人知,最后湮沒在浩瀚的歷史長河里,不起半點漣漪。國民革命軍六十四軍在抗戰期間與肇慶的這段歷史,正面臨這樣的困擾。當年的拾柴少年如今已成古稀老人,而六十四軍的抗戰老兵存活于世著更是寥寥無幾。然而,與這段歷史有關的文史資料又顯得比較零散,肇慶這段“青山有幸埋忠骨”的歷史該如何流傳下去?明年就是抗戰勝利70周年,在此行文追憶那段沉甸甸的抗戰歷史,弘揚偉大的抗戰精神,祭拜那群為國捐軀的將士,他們浩氣長存!同時,在采寫過程中,記者參考了賈穗南先生和網友星巖忠魂的文章,在此一并表示感謝。 由于主客觀限制,文章難免有疏漏和不全不準之處,若有熟知這段歷史的市民有新的發現,歡迎和本文作者@殷本赦(新浪微博)取得聯系。此外,也歡迎各方人士和西江網一起挖掘肇慶歷史故事。

文/圖/見習記者 殷臣金 記者 涂曉峰 通訊員 羅肇燦

標簽:名勝古跡,國民革命軍,烈士陵園

 1/19    1 2 3 4 5 6 下一頁 尾頁

網友評論:

推薦文章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