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本地 > 廣寧新聞 > 正文

央視揭大胃王吃播套路-央視揭吃播套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關于吃播經濟在近幾年是比較受歡迎的,但是也引起了很多人的熱議,現在的吃播經濟給社會帶來的影響也是比較

關于吃播經濟在近幾年是比較受歡迎的,但是也引起了很多人的熱議,現在的吃播經濟社會帶來的影響也是比較大的,近日有消息報道央視揭大胃王吃播套路,前段時間央視就批判了關于社會上的大胃王吃播,這一次央視揭吃播套路又是為什么呢,接下來大家就隨百思特小編一起了解看看~

央視揭大胃王吃播套路

一口氣能吃下多少食物?是五公斤面條?還是壘成小山的一堆炸雞,外加兩個超大漢堡?一堆食物擺在鏡頭前,然后一掃而光,這類視頻中,美食博主往往能吃下超乎常人想象的大量食物。通過快進處理,又給人營造出一口氣吃完海量食物的感受,因此人們也將其稱作大胃王吃播。

隨著短視頻和直播行業在全球范圍內興起,作為美食類視頻的一個領域,最早流行于日本韓國的大胃王吃播,近年來也在國內走紅。

大胃王們透過在鏡頭前大快朵頤,來獲取流量和打賞;視頻觀看者們,也極易被這類帶有夸張色彩的吃播視頻所吸引。

吃播視頻粉絲:吃播在鏡頭前表現出享受美食的狀態。他們吃得很香,你就會覺得這道食物、這種做法,或者是這種地方的美食會特別吸引人。

看著鏡頭里的博主品嘗美食,往往能讓人食欲大開,粉絲也能從視頻觀看中獲得治愈感。實際上,早在2016年大胃王吃播剛在國內興起時,單條視頻超百萬觀看的情況就屢見不鮮。經過幾年累積,大胃王吃播無論在規模、數量還是運作模式上,都取得了一定程度的發展,某知名大胃王主播,在單一平臺的粉絲量更一度超過四千萬。

然而,當大胃王吃播充斥網絡之際,不少粉絲也在懷疑,人的胃能不能裝下這么多食物?這類視頻究竟如何完成?

一位美食博主就曾透過親身實踐,講述了一支大胃王視頻如何完成。在保證場景不變的情況下,多次間隔進食,再透過視頻剪接,最終用30個小時實現了一次性吃完所有食物的效果。

先吃后吐、邊吃邊吐也是大胃王視頻圈中心照不宣的套路。視頻里的大胃王看似吃完了擺在面前的三十份面條,而且每一口都吃進了嘴里。但另一個角度拍攝的視頻中,塞進博主嘴里的面條,又被吐在了桌下的垃圾桶里。

吃播視頻粉絲:我覺得如果因為觀眾的一些愛好,而讓這些吃播走向一個極端的話,是一件挺可悲的事情。

在提倡健康飲食的理念中,暴飲暴食會導致體重增加,帶來消化系統、心腦血管等疾病的風險;長期進行人工催吐的大胃王吃播,還會擾亂人體正常的進食機制。大胃王吃播本意是給觀眾分享美食、傳遞快樂,同時收獲粉絲和打賞;但靠大量進食吸引眼球,無形之中也用親身實踐傷害了自己的身體,也可能向網絡社群傳遞出過度飲食的不良示范。

本周,當在視頻平臺搜索“大胃王”和“吃播”等關鍵詞時,都出現了“合理飲食”、“拒絕浪費”等提示性詞匯。不少大胃王視頻創作者著力抹去了大胃王的標簽,并相繼刪除曾經上傳的大胃王吃播視頻。因為被指浪費嚴重、誤導消費,成為了輿論焦點的大胃王吃播和視頻平臺,都開始了整頓和改進。

從“小確幸”到“大胃王” 變了味的“吃播經濟

聯合國糧農組織統計顯示,全球每年約1/3糧食13億噸被損耗和浪費。全球每9人中就有1人挨餓。今年以來,中央也密集發文,敦促節約,反對浪費。對此,央視等媒體接連發文批評“大胃王吃播”,稱他們“嘩眾取寵,浪費嚴重”。

吃播的由來,要追溯到2014-2015年:韓國制作的美食真人秀類節目。美食主播在家中直播吃飯接受觀眾打賞,獲得單身人群的共鳴和追捧。隨后“吃播”傳到中國,伴隨短視頻和直播興起,這兩年逐漸走紅。

隨著競爭激烈,為了奪眼球、流量,很多吃播主播開始“劍走偏鋒”。比如:(1)大胃王,飯量大吃得快(2)獵奇吃播,吃稀奇古怪甚至危險食物(3)土豪“美食博主”,每次消耗巨量食材做飯(動輒煮一頭牛、烤一頭駱駝)。一些餐廳為了營銷,也打出了“大胃王免單”、“重金懸賞大胃王”等活動。

但很多“大胃王”并非真的能吃,很多人邊吃邊吐的假吃、靠吃藥催吐,甚至有人因暴飲暴食死亡。為響應號召,斗魚、抖音、快手、微博等直播平臺公開回應:杜絕餐飲浪費,對浪費糧食的吃播將嚴肅處理。然而,是什么讓吃播們不惜成本和健康代價,前赴后繼呢?

別讓“吃播”經濟步入歧途

一口氣吃50個漢堡,一頓吃掉200個壽司、10公斤龍蝦、10包拉面、4個全家桶……這不是天方夜譚,在許多吃播平臺早已習以為常。近日,沈陽一30歲“吃播”博主,“吃播”僅半年體重暴增40公斤,致腦出血突然離世。如此變味“吃播”,不僅付出了健康和生命的代價,更助長了餐飲浪費、暴飲暴食等不良風氣,令人警醒。

直播經濟,作為一種線上新型消費方式,近年日益紅火。尤其是疫情之下,當傳統消費遇冷,直播經濟卻風生水起,并在各個領域多點開花,日益受到消費者的追捧。

時下,作為直播經濟概念下的“吃播”,在抖音、快手等商業平臺的助推下,發展勢頭迅猛,“吃播”經濟越來越火。不少主播通過直播美食、吃飯一夜成為網紅,為了追求更多粉絲打賞,紛紛爭當“大胃王”,一頓吃掉常人幾倍、十幾倍的食量。主播們面對堆積如山的美食,狼吞虎咽享受美食的畫面,讓人瞠目結舌。最近一則未經剪輯的視頻暴露了“吃播”背后的真相,假吃、催吐……吃了吐、吐了吃,經剪輯、加工等技術處理,使假吃、催吐成為“吃播”常態。如此直播,讓“吃播”變味,既傳導有違健康的“吃貨文化”,更與提倡節約、杜絕浪費背道而馳。

眾所周知,暴飲暴食對人們身體健康造成危害,但在“吃播”領域,卻成為收割流量的利器。大胃王“吃播”,為何有如此吸引力?在流量變現的誘惑下,頂流“吃播”一場能賺到六位數的報酬,有的“吃播”月入百萬也不在話下,且吸金手段日益多樣。為了博眼球、求關注,“吃播”博主無所不吃,食量驚人,使“吃播”造假、獵奇之風越演越烈。生吃章魚、干吃麻辣鍋料,10分鐘速食10桶火雞面……日益走偏的“吃播”陷入畸形、獵奇的怪圈,對身體健康造成嚴重傷害,增加了全民肥胖的隱患,更造成食物的極大浪費。

“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比缃?,人們的物質生活雖已極大改善,仍要養成節儉的美德。我國近年糧食生產連年豐收,2019年糧食產量達到6.6億噸,但我國人均糧食資源遠遠少于世界平均水平。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球將新增1.3億名饑餓人口,有6.9億人處于饑餓狀態。在世界糧食缺口加大的今天,這種不斷挑戰身體底線、肆意踐踏食物的“吃播”,是到了該整治的時候了。

整治“吃播”亂象,還直播經濟清朗空間,必須規范直播行為,建立懲戒機制,制止造假、浪費等行為,斬斷“吃播”亂象的利益鏈。同時,重塑“吃播”經濟生態,倡導科學文明的消費觀,杜絕舌尖上的浪費,回歸“吃播”文化的本質,傳播美食之美、健康儉樸的飲食方式,才能讓“吃播”經濟走得更健康、更久遠。

本期對話

王思遠 央廣經濟之聲商業文化節目【遠見】制作人、主持人

方園婧 資深財經媒體人,【顯微故事】主理人

趙敏文 知名美食博主、餐飲行業資深從業者

“不惜命”的流量變現 真真假假的“大胃王”

思遠:歡迎兩位嘉賓。方園婧是互聯網行業資深媒體人,敏文是知名美食博主。前不久,兩位合作完成了一篇對吃播圈的深度專訪,真實記錄了眾多吃播博主“眾生相”和背后的心酸和無奈。眼下,中央下發文件“抵制鋪張浪費”,央視等媒體也接連發文,同批“大胃王”等吃播作假、浪費的亂象。這些會對吃播圈有哪些影響?

方園婧:“大胃王”吃播這個事持續了蠻長時間。央媒曝光前,爭議就比較大,只是正好碰上了這個時機,平臺就開始整風,接下來會有蠻多的吃播博主,會對自己內容進行整改??傮w來說,對行業是一件好事。

思遠:很多吃播博主們不顧健康,甚至不惜下血本去購買食材,什么驅使他們這么做呢?背后有哪些利益鏈條?

方園婧:分兩步。(1)最主要是流量,流量可以獲得更多的粉絲,有了足夠多的粉絲,就可以去跟線下的商家做推廣,讓商家投放廣告(大胃王的出場費)。他過去“試吃”,給商家引流增收后,進一步給自己增加影響力。(2)粉絲越來越多后,會有廠商來找他們帶貨,從廠商低價拿貨賣給粉絲。不管哪種形式,吃播博主都是利益所得者。

思遠:敏文在行業里接觸的具體案例就比較多了,有沒有其他的讓你印象比較深刻的細節?

敏文:我之前跟一些商家打交道,他們評價:這些大胃王里有一些是真的會吃很多東西,食量本身就很大。有個大胃王,從小學到初中,基本上每天都是八菜一湯的標準。然后就有美食類MCN(網紅包裝機構)去簽約包裝他們,然后通過這些大胃王去吸引商家投廣告。

前一段,一些頭部大胃王(探店試吃直播)報價差不多是20多萬左右。還有一些MCN機構簽了很多吃播博主,小吃播主播報價從三四千不等,到兩三萬元左右。20多萬一場的播主其實已經很高了,多數人沒那個量。

圈內人揭“吃播”眾生相:“從心理到生理失去對美食的快樂”

思遠:“飯桶”本來是一個貶義詞,如今在吃播經濟下,似乎倒成了香餑餑。我們不禁要問:這個行業怎么走到今天這一步的。最近,很多央媒曝光吃播博主假吃、催吐,甚至有人因過度攝入食物去世。據我所知,你們此前也走訪了大量行業案例,介紹一下你們看到的吃播博主“眾生相”。

方園婧:大胃王只是吃播的一種,最早大家開始關注時,并不是說想要在食量上面尋求多大刺激感。吃播的本質是“播”,寵物吃也是吃播,孩子吃也是吃播。為什么后來演化成大胃王這種形式?因為最直觀,給人帶來的視覺上沖擊是最強的,滿足了人的某種本能的欲望,同時復制起來很容易。只要求大求多,足夠奇葩,讓粉絲先留下來,再考慮我要不要產生更多有價值的內容,最后變成大胃王,取代了直播本身存在的意義。

思遠:本來是“小確幸”的吃播,成了不要命的大胃王。敏文你在美食行業,接觸的吃播就更多了,有什么案例跟大家分享。

敏文:其實是有需求才有市場。我認識一個吃播,她的經歷蠻有意思的。之前得了闌尾炎,手術時覺得那段時間特別痛苦,沒法吃好吃的,就看著別人吃。后來她就成了某個吃播博主的助理,每天幫他拍視頻,準備一些用具、聯系商家。做了一段時間后,她跟我說“正常人真干不了”——即使食量比較大,仍然要吃抗糖藥片防止體重增長,或者是用其他手段促消化。

思遠:就是吃抗糖丸或瀉藥,用這種極端方式去對沖暴飲暴食的負面影響。

敏文:是的,我還在一個飯局上,看到一個吃播博主吃了很多,然后正好在衛生間碰到他的時候,發現他在催吐,吃播讓他們完全失去了原來對美食的快樂。從營養學和健康學的角度講,美食圈我們很多朋友正常的食量,一桌菜每道菜品鑒一口其實就飽了。但像他們不停地吃,完全沒有正常人的生理反應,這個非??膳?。

大胃王“引流”定律失靈,吃播經濟未來需“守正出奇”

思遠:吃播最早應該是正常的對美食的美好體驗分享,后來牽扯到利益,大家希望博眼球。催生了各種大胃王的行業亂象,在中央的相關精神下,大家對打擊吃播、浪費的呼聲非常高,這兩天抖音、快手、斗魚、B站都是紛紛做了表態:進行提倡節約的宣傳,對于浪費或宣傳負面的飲食觀、消費觀的主播查處,甚至封號。接下來,吃播這個行業怎么發展?一刀切,似乎不妥;健康和不健康的吃播邊界是什么?

敏文:“吃播”這個詞不能一刀切,畢竟也有那種真正分享美食的博主。原來依靠浪費食物博眼球的博主們,需要改變模式了。各個平臺上也會有相應管理規則出臺。其實在疫情后,很多博主已經有策略性改變了,比如說直播帶貨,因為疫情時沒有探店,沒法賺商家的錢,吃播博主們也會考慮今后生存的長久之計。

前兩天有個商家朋友跟我聊說:今年初,他就想再搞場直播,讓他的店狀況好起來,于是請了一個大胃王去做直播。其實,去年他和這個大胃王合作過一次,大胃王一次直播后,店里營收漲了180萬。今年他說咬咬牙,大胃王還漲價了,3萬一次,對他來說也是不小的投入。但今年合作后,一點效果都沒有。這個商家就感嘆,大胃王吃播,其實適合“盛市”,并不適合于目前這種狀況。

思遠:就像直播帶貨,今年頻頻翻車。原因一是去年的經濟比今年更好一些,消費欲望相對強烈,另外就是消費者“嘗鮮感”還很強。但如今,商家不光要流量,還要銷量,大家不盲目迷信這些大胃王了。

從直播平臺來講,各平臺都在處罰違規主播,提倡節約。但另一方面,平臺尺度也挺重要的,畢竟一面是流量的生產者(播主),一面是自己的主管者和家長(監管部門)。未來吃播經濟的走向如何,會消失嘛?

方園婧:任何一個行業想要良性發展,肯定經過一定監管,防止向極端化、不健康的方向發展。其實直播平臺本身也有做管理的需要和必要,這次因為吃播到了一個特別不好的苗頭,所以才會去監控。

我目前看到有很多吃播博主,不是靠“吃得多、大胃王”過得也很好,也不需要調整。為什么?因為他們除了分享一些新奇的食物外,還會做很多美食知識的普及。舉例來說,我關注的一個海鮮美食類主播,每次吃播時能帶入很多生物、海洋的知識,我看完他直播后,自己也有提升。所以,這些良性的案例是存在的,只要有這些價值在,吃播就是一個長遠的形態和生意。

思遠:吃播的本質是讓大家領略美食之美,以及對美食文化的分享傳承。吃播經濟方興未艾,要想走得長遠,還需“守正出奇”。

微信搜索:硯都陽光網,關注硯都陽光網公眾號,即可了解更多相關最新資訊!

標簽:廣寧新聞,視頻,直播,經濟

網友評論: